logo

列表頭部廣告一條

縣區 縣區> 贛榆區

10天110個電話打向8省市邊防民警尋回走失“演員”

【連網】(通訊員 贛公宣 蘇方)10月17日上午,海頭邊防派出所來了一位滿頭銀發的老大娘,聲稱:“我要找小練,我要感謝小練!”小練是誰?社區民警練宇健。此前,他花了十天時間,往8個省市打了110個尋人電話,最終在北京昌平救助站找到了大娘走失的兒子。

自稱“演員”的大軍失蹤了

今年10月2日早晨,海頭邊防派出所社區民警練宇健來到轄區,逐戶了解情況。在村民賈慶德家,練宇健沒有看到他家的兒子大軍,半個多月前,賈慶德曾說大軍走親戚了。練宇健便問了句:“大軍呢?”沒想到,民警隨口一問,老兩口卻欲言又止,岔開了話題。“不對呀,我以前每次來,大軍就會笑呵呵隨著我走村串戶。看老兩口的臉色也不太好,肯定出問題了。”練宇健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立馬追問,“大軍到底哪去了?”賈慶德悶頭不吭聲,大娘“哇”的一聲哭了起來……原來,大軍失蹤了。

這個大軍是賈慶德和老伴的心肝寶貝,今年38歲。賈慶德年輕時,從老家贛榆單槍匹馬闖關東,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認識了現在的老伴,喜結良緣,并生下了聰明伶俐的兒子大軍。家境漸漸殷實起來后,歲月荏苒,賈慶德葉落歸根之心愈發強烈。十幾年前,全家經過數次商議,終于舉家回到了贛榆,當時左鄰右舍為大軍說媒的絡繹不絕。

大約七八年前,突然有一天,大軍精神上莫名其妙出了問題,說自己是“北漂一族”,在好多部電影中扮演了角色,至今劇組仍欠其勞務費等等。父母看著兒子的樣子不知咋回事,立馬帶大軍前往醫院檢查,原來大軍患了“間歇性精神分裂癥”。七八年間,他們帶著兒子四處尋醫問藥。

今年9月中旬,病情穩定有半年之久的大軍突然提出要去牡丹江探親,賈慶德起初沒當回事,說“等等”。誰曾想大軍竟然自己從家里拿了錢偷跑去了東北,當從親戚口中得知大軍已安全抵達東北的信息后,賈慶德的心稍微放下來。大軍在牡丹江僅玩了十幾天就鬧著要回來,當地的親戚沒辦法,只得在9月底將他送上牡丹江市至山東日照市的火車。當10月2日練宇健走訪到賈家時,大軍已失聯好幾天。

110個尋人電話打向8省市

練宇健回到所里,立即向所長王停、教導員王堃詳細匯報了情況,所里第一時間成立了尋親小組,當天即向區公安分局發出協查通報,同時將大軍的體貌特征及詳細信息傳給山東日照警方,請求協查。幾天過去了,全區無訊息,山東日照也一無所獲,80多個電話查詢無果加劇了焦灼不安!

10月10日凌晨,海頭邊防派出所全體民警再次聚在了一起,商量對策,最后決定,從k1452次列車牡丹江至日照沿途的黑龍江、吉林、遼寧、河北、天津、山東等省(市)近20個城市的救助站查起。牡丹江、哈爾濱、長春、公主嶺、四平、鐵嶺、沈陽、山海關、滄州、濟南、兗州……練宇健給每地救助站挨個打電話查詢,大軍仍杳無音信。

10月11日,當查詢電話累計已達106個,當熬了一宿的練宇健打開窗戶呼吸新鮮空氣時,窗外隱約傳來“你又不是演員,別設計那些情節……”薛之謙唱的《演員》歌聲,讓極度疲乏的他頓時覺得豁然開朗,“大軍始終有個‘演員夢’,完全可能從天津轉道北京!”于是,他又撥通了北京各救助站的電話,順義沒有,東城沒有,西城也沒有,他又將電話打到昌平區救助站,“同志您好!我是江蘇省連云港市公安邊防支隊海頭邊防派出所民警練宇健,想向您打聽一下,近期有沒有救助一個叫大軍的流浪者。”

一陣寂靜中的等待,兩分鐘后,電話那頭終于傳來聲音:“我們收容了一個自稱演員的人,來北京找劇組要勞務費的!”聽到這,練宇健抑制不住激動,大聲報告:“王所長,大軍在北京,我們找到啦!”王停所長立即開通網絡平臺與昌平區救助站互聯,經核對確認,在昌平區救助站的正是走失多日的大軍。

海頭鎮政府工作人員聞訊,第一時間接來了大軍的父親賈慶德,派專車由練宇健陪同趕往北京。10月12日,在北京昌平區救助站,當蓬頭垢面的大軍喊出一聲“爸!”,現場的人無不動容。

“110,要為民”

“把大軍接回到海頭后,有人問我當初是怎么想的。”練宇健說,每一次拿起電話撥號總是信心滿滿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失望也曾令他泄氣,但當腦子里又浮現出大軍父母滄桑的模樣,又促使他不能放棄。  

記者了解到,1990年出生的練宇健,是福建建甌人,2014年分配至海頭邊防派出所。

“你看老百姓向我們求助時往往撥打110,110的諧音像不像‘要為民’這說明了老百姓對我們的一份信任!”練宇健說,反觀此次尋找大軍,也是打了110個電話終于有了回應,這是否也是在提示我“要為民”。

相關新聞

河北时时彩玩法